網站首頁 黨校概況 干部培訓 科研工作 隊伍建設 機關黨建 教學基地 行政后勤  
我縣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發展探究
作者: 來源: 責任編輯:松陽黨校 發布時間:2019-02-25

我縣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發展探究

中共松陽縣委黨校課題組  負責人:馬大東

 

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體現了黨和國家對鄉村價值的重視和肯定。鄉村振興離不開鄉村文化的發展,鄉村文化的振興是鄉村振興的題中之義。非物質文化遺產作為鄉村文化獨特的精神標識,是對鄉村特定歷史時代生產力的反映,也是勞動人民智慧的結晶。它具有一定的經濟價值、審美價值、政治價值和文化價值,與我們當前鄉村振興戰略的五大要求遙相呼應。因此,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和研究具有重要的意義。

一、引言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要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大力推進鄉村振興,并將其提升到戰略高度、寫入黨章,這是黨中央著眼于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做出的重大戰略決策,是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提升億萬農民獲得感幸福感、鞏固黨在農村的執政基礎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為新時代農業農村改革發展指明了方向、明確了重點。

“中華民族復興離不開鄉村振興,鄉村振興需要鄉村文化振興先行。”文化遺產是一個國家和民族歷史文化成就的重要標志,它不僅對于研究人類文明的演進具有重要意義,而且對于展現世界文化的多樣性具有獨特作用,是人類共同的文化財富。因此,對“非遺”的保護和發展,不僅是對傳統文化的繼承和弘揚,更是提升我國軟實力,增強文化自信,凝聚社會共識的重要舉措。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鄉村發展要走全面、協調和可持續的道路,既要產業興旺,也要生態文明,更要鄉風文明。因此,各有關單位堅定“以文化興推動鄉村振興”發展理念,著眼于推進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中的非遺保護工作,推動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努力在新時代鄉村振興中譜寫新的篇章。本文試圖通過對松陽縣非遺工作進行分析,在理論層面上,對基層如何在鄉村振興戰略下推動非遺保護和發展進行深入研究,提出意見和建議,為地方黨委政府今后決策提供咨詢,并豐富學術界此項內容的理論成果;在現實層面上,能夠提高人們對松陽“非遺”保護工作的認識,提升松陽的文化形象和歷史韻味,促進松陽特色旅游產業的發展。

二、研究述評

(一)當下非遺保護和發展面臨的困境

1.何謂非物質文化遺產

非物質文化遺產,是相對于物質文化遺產而言的,其主要區別在于其存在的形態而言。非物質文化遺產又稱無形遺產,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中將非物質文化遺產定義為:“指被各社區、群體,有時是個人,視為其文化遺產組成部分的各種社會實踐、觀念表述、表現形式、知識、技能以及相關的工具、實物、手工藝品和文化場所。這種非物質文化遺產世代相傳,在各社區和群體適應周圍環境以及與自然和歷史的互動中,被不斷地再創造,為這些社區和群體提供認同感和持續感,從而強對文化多樣性和人類創造力的尊重。”如社會風俗儀式、節慶活動,口頭傳統和表現形式、表演藝術、傳統手工藝技能等。針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定義,我國結合本國的實際,也對非物質文化遺產進行了界定:“指各族人民世代相承的、與群眾生活密切相關的各種傳統文化表現形式(如民俗活動、表演藝術、傳統知識和技能,及與之相關的器具、實物、手工制品等)和文化空間。在人類漫長的發展歷史中,形成了各種各樣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在影響范圍和對象上也都各有差異。因此,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分類也就出現了兩種分類方法。一類是按照表現形式分類,如民俗活動、表演藝術、口頭技藝等表現形式;另一類是按等級分類,根據不同的評審標準,有世界級、國家級、省級、市級和縣(區)級之分。

國在“非遺”保護工作中對非物質文化遺產進行了認定和分類,共有十種類別(表1-1)和四個等級(國家、省、市和縣(區)級)。

 

表1-1 我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認定和分類

十種類別

民間文學

傳統音樂

傳統舞蹈

傳統戲劇

曲藝

傳統體育、游藝與雜技

傳統美術

傳統技藝

傳統醫學

民俗

 

2.“非遺”保護和發展面臨的困境

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為“非遺”保護和發展提供了機遇。但是,我們也應該看到這種機遇下潛藏的危機。過去的發展模式傾向于向城鎮看齊,追逐的是城市文化審美,忽視了鄉村文化的價值,作為鄉村文化獨特內核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更是面臨傳承無人的困境。

首先,從“人口空”到“文化空”。隨著全球化、市場化和城鎮化的發展,傳統的農業生產逐漸沒落,鄉村出現了“空村化”的現象,大量的青壯年勞動力離開鄉村,涌向城市,使得農村面臨著人口減少、人口老齡化、留守兒童增多的現象,人口空、房屋空、產業空成為了常態。文化的發展需要人的傳承,鄉村的“人口空”導致了“文化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一個重要特征是其存在形式,即依托于人存在,以人的聲音、技藝和形象為表現手段。因此,鄉村人口的流失,使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失去了重要載體。鄉村的一些傳統技藝面臨著后繼無人的困境,鄉村文化也逐漸走向沒落,隨之而來的是一些傳統手工藝和技藝的消亡。

其次,從“傳統性”到“現代性”。中國的文化歷經五千年的發展,一直傳承至今,沒有出現斷層。中國古代是一個“傳統性”社會,主要體現為男耕女織的傳統農業社會。在這種社會中,人口的流動和遷徙相對較少,幾乎是在一個固定的空間,這種生產方式有利于傳統手工技藝、民俗活動、歌舞雜技的延續。而隨著中國現代化進程的加快,“現代性”的特征也越來越明顯,主要體現為斷裂和非延續性。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忽視了對傳統文化的學習,從而也看不到傳統文化價值的魅力。比如一些農村的傳統手工藝,需要學習者守得住清貧,耐得住寂寞。但當前社會的快節奏生活方式和對物質的極大需求,使得年輕人不能夠真正靜下心來去學習,從而對這些傳統技藝缺乏情感認同,導致了一些非物質文化遺產面臨著 “后繼無人”的現象。

最后,從“保護”到“過度利用”。隨著鄉村振新戰略的提出,全面、協調、可持續的發展道路成為主線。在以往的發展中,鄉村的發展離不開人口、土地和資源,通過進城務工、買賣土地和開發礦產資源等途徑實現發展。雖然這種發展方式短期內迅速促進了鄉村的發展,并實現了城鎮化,但是從長遠來看卻存在著重大的隱患,比如耕地減少、自然環境遭到破壞、傳統民俗文化逐漸消失等。因此,在新時期的鄉村振興戰略中,我們不僅要實現鄉村振興,更要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的“兩山”重要思想,保護一草一木,珍惜一林一湖,利用當地的特色地理環境和風俗民情,推動鄉村特色產業的發展。因此,特色小鎮、民宿民居、傳統手工藝作坊如雨后春筍般出現。在這種情況下,一些地方為了大力發展旅游業對一些非物質文化遺產進行了開發利用,但這種開發利用僅僅建立在其經濟價值上,并沒有真正認識到一些“非遺”項目的社會價值、審美價值和歷史文化價值。這種片面追求其經濟價值的開發利用,并沒有真正使非物質文化遺產得到保護,反而是為了迎合大眾需要而變得越來越商業化、市場化,忽視了其生態文化發展的規律,也忽視了其可持續發展的狀態。這種沒能處理好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利用的關系的做法,使得“非遺”保護工作陷入了難以被全面認識的困境。

(二)相關學術研究

非物質文化遺產作為無形的精神文化資源,吸引著眾多學者從不同的角度去研究它。比如從概念的界定、保護和利用等多方面、多角度對其進行研究,是越來越多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出現在人們的面前,展現其歷史文化價值。

1國外的相關研究

在概念研究上,最早對非物質文化遺產進行研究的是日本,早在1950年,日本就在《文化財保護法》中出現了“無形文化財”,這應該就是非物質文化遺產概念最早的雛形了。韓國在1962年《文化財保護法》中規定無形文化財是指在歷史、藝術、學術等方面具有較高價值的演劇、音樂、舞蹈、工藝技術以及其他無形的文化載體主要強調傳統表演藝術、民間技藝方面。Marilena Vecco就在《文化遺產的定義:從物質到非物質》一文分析了在西歐國家文化遺產概念從“物質”到“非物質”的演變。

在對“非遺”的認識上,法國建筑與遺產之城主席——吉·安斯林認為,文化遺產是社會經濟發展的“發動機”,是生活質量和發明創新的“生力軍”,必須處于可持續發展的中心位置。伊莎貝爾·馬麗莎爾認為,鄉村文化遺傳的保護必須要以一個地區為基礎,對村落體系進行整體地保護,而不能只以單個村寨為單位。這就要求我們要把整體的思維和局部的行動結合起來。

在對“非遺”的保護和利用上,國外學者也有很多不同的見解。如Rex Nettleford認為“非遺”在傳承的過程中會出現兩種情況,一種是遺產的消亡,另一種是進行了創新和保護,并提出了相應的應對策略。Kenji Yoshida提出了通過博物館來提供物質載體的形式展示非物質文化遺產,指出了博物館對非遺保護的作用。

2.國內的相關研究

與國外相比,我國在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研究上起步較晚,開始于2001年。隨著2005年《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強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意見》發布后,關于非遺的研究逐漸增多。

在概念研究上,向云駒介紹了非遺的概念、分類及其價值,并對國際評定標準、如何“申遺”等進行了詳細敘述,是一次比較系統的論述。王文章則詳細論述了國內關于非遺的保護工作,并從國際和國內兩個視角進行了比較研究,為我國的非遺保護工作提供了思路

在對非遺的保護和利用上,傅謹從理論和實踐兩個方面研究了傳統戲劇和民族文化的傳承保護工作。王淼則側重于區域性,著重介紹了浙江非遺保護工作的做法和實踐,為地方非遺保護工作的開展提供了實踐經驗。黃永林則從數字化的背景下探討了非遺保護工作的開展,運用數字分類和檢索體系、虛擬現實和可視化技術、新媒體傳播等手段對非物質文化遺產進行傳承和創新。賈云飛詳細論述了鄉村文化遺產面臨的三大困境,即城鎮文化、現代科技以及鄉村精英的流失導致了鄉村文化遺產的消失,為當前的非遺保護工作提供了借鑒和警示。

三、我縣非遺保護與發展的現狀及亮點

(一)松陽縣情

松陽縣隸屬于浙江省麗水市,位于浙西南山區,東連麗水市蓮都區,南接龍泉市、云和縣,西北靠遂昌縣,東北與金華市武義縣接壤。最東至裕溪鄉新渡,最西至楓坪鄉龍虎坳,東西最寬處徑距53.7公里;最北至赤壽鄉大川,最南至大東壩鎮大灣,南北最長徑距40.2公里。總面積1406平方公里(2013年)。松陽縣歷史悠久,建縣于東漢建安四年(公元199年),距今已有1800多年歷史,是麗水市最早的建制縣。縣域面積1406平方公里,轄3街道5鎮11個鄉,401個行政村,總人口23.83萬。全縣“八山一水一分田”,中部松古平原為浙西南最大的山間平原,素有“處州糧倉”之稱,主要河流松陰溪貫穿全境由西向東匯入甌江。松陽縣民族以漢族為主,有畬族、苗族、回族、壯族、白族、土家族等少數民族,這種多民族聚居的特點,使其具有特殊的民族風情。

松陽特殊的地理環境和民俗風情,使其山水秀麗、田園秀美、民風淳樸、生態景觀豐富多樣。在自然景觀上有卯山、石筍仙蹤、雙童積雪萬壽山西屏山等經典景點;在人文景觀上擁有保存較好的古村落98個,占全縣村落總數的四分之一,中國傳統村落8個,省級歷史文化名城6個、縣級歷史文化名村17個。獨特的地理環境使松陽自古就有“桃花源”的美譽,全縣森林覆蓋率達75%,現在更是國家級生態示范區。松陽不僅景點多,更是涌現了很多歷史名人。如唐代道教天師葉法善,宋代四大女詞人之一張玉娘,南宋左丞相葉夢得,明《水樂大典》總編撰王景等杰出人士。

悠久燦爛地農耕文明,積淀了深厚的歷史文化,松陽不僅是浙江省歷史文化名城,還有規模宏大的歷史文化街區和保存完好的傳統村落,被譽為“最后的江南秘境”。比如有被譽為“浙江第一塔”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延慶寺塔和“戲曲活化石”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松陽高腔;還有青瓷中的極品國寶級館藏文物南宋青瓷鳳耳瓶。全縣還有石倉古民居群、黃家大院、明清街坊和兄弟進士牌坊等眾多歷史文物古跡。松陽還是革命老根據地縣,以安岱后村為中心的浙西南革命根據地,被國家列為全國紅色旅游經典景區和省級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因此,松陽境內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種類豐富,保存完整。松陽縣政府也非常重視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整理和保護,并取得了重要的進展。

(二)松陽縣非遺保護與發展情況

千年古縣,田園松陽,深厚的歷史積淀孕育了豐富且瑰麗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維系和延續著松陽文化的根脈。三年期間松陽通過緊扣“文化引領,品質發展”目標,穩步推進非遺保護與傳承工作,為了更好的推進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和傳承工作,積極爭取各方支持,堅持不懈作了大量工作,取得了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階段性成果,非遺保護成果顯著。但這其中,也還存在一些問題,需要引起我們的重視。

1.松陽縣非遺資源總述

2008年1月至2008年8月,全縣開展了非物質文化遺產普查工作。經過縣、鄉、村三級普查隊伍560多名,按照“不漏線索、不漏村鎮、不漏種類、不漏藝人”的要求,認真對照18個普查項目,跋山涉水走遍了全縣401個行政村,實現行政村100%覆蓋,基本采集了普查范圍內的所有項目線索。

全縣共收集線索達36650多條,經過遴選、歸并、調整,正式確認普查項目2121項,其中具有較高文化、歷史、科學價值的重點項目230項,占總項目數的10.8%,基本掌握了松陽縣域內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的種類、數量、分布狀況。這些項目除民間雜技外,其他17個大類均有涉及,其中民族語言13篇,民間文學581篇,民間音樂62篇,民間舞蹈19篇,戲曲曲藝12篇,民間美術36篇,民間手工技藝308篇,生產商貿習俗73篇,消費習俗64篇,人生禮儀286篇,歲時節令200篇,民間信仰181篇,民間知識59篇,游藝、傳統體育與競技66篇,傳統醫藥87篇,其他74篇。基本摸清我縣非遺項目講述者,主要內容和形式,傳承情況,及時采集了部分口頭作品。

 

松陽縣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比例表

 

2.松陽縣非遺分布情況

(1)獨特的傳統戲曲

松陽普查到的戲曲項目有松陽高腔和木偶戲,曲藝有松陽鼓詞、處州亂彈。松陽高腔與西安高腔、侯陽高腔、西吳高腔、新昌調腔等其它七種高腔齊名,合稱為“浙江省八大高腔”,是我國古老的聲腔劇種之一。2006年,躋身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現僅存2個高腔劇團,玉巖高腔劇團和白沙崗高腔劇團,均由農民自發組成。松陽木偶戲具有濃郁的地方特色,演技頗為精巧,語言生動活潑,通俗易懂,韻味獨特,深受民眾喜愛。在2007年被評為麗水市第五批市級非遺名錄項目。松陽鼓詞,民間俗稱“唱故事”,是由一位敲扁鼓兼打竹板者表演說唱故事的一種曲藝形式。松陽鼓詞多為坐唱,說唱兼容,但以說為主。其表演藝術通過歌唱、敘述、評論、插花、語氣、模仿、表情等形式和手法來完成。處州亂彈,舊稱“處州班”,以亂彈聲腔(主要曲調為三五七與二凡)和徽調(皮簧與吹腔為主要曲調)兩類聲腔組合而成,青田、縉云、松陽、遂昌、云和等地都有班社。

(2)豐富的民間文學

松陽的民間文學種類繁多,有傳說、故事、鄉間俚語等,其中以葉法善傳說、張玉娘詩詞、畬族敘事歌最具代表性。自唐以降,有關葉法善的仙道傳說、歷史傳說世代流傳。千百年來,在處州各縣及龍游、湖州、余杭、紹興、天臺及四川、陜西、江西、福建等地,特別在葉法善的故鄉松陽,人們以故事、戲劇高腔、鼓詞、刊物等形式,廣泛傳誦著被譽為“葉天師”、“括蒼仙人”葉法善的種種傳奇。張玉娘,南宋四大女詞人之一。集貞女、才女、豪女于一身。著有詩詞《蘭雪集》兩卷傳世,有詩117首,詞16篇。其詩作體裁廣泛,有絕、律、四言、六言等,且長于古風。風格多樣,既有清麗婉約、感人至深的愛情詩,又有慷慨激昂、氣勢磅礴的豪放詩。畬族民歌是畬族人民的口頭文學,是畬族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按內容,可分敘事歌、小說歌、傳統山歌和現代山歌四種類型。畬族敘事歌是畬族人民在長期的勞動生活中,創作出來的民族文化瑰寶。敘事歌中有的反映本民族的斗爭歷史,歌頌民族祖先的英雄業績,一般由有名望的歌手在祭祀時歌唱,或由老族長邊唱邊講述,如《高皇歌》《麟豹王歌》。也有反映歷代王朝興衰成敗及其封建統治者帶給勞動人民無窮災難的《末朝歌》《封金山》《元朝十八帝》《災荒歌》等。

(3)繁榮的民間音樂。

“按節下松陽,清江響繞吹”,唐代著名詩人王維的詩句完美描繪出了松陽民間音樂的繁榮勝景。松陽的民間音樂以道教音樂和民間器樂曲二大部分為主,并衍生出鑼鼓經、十番等音樂形式。其中,道教音樂(月宮調)已收入浙江省第三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松陽道教音樂以月宮調最具代表性,現今能完整演繹《月宮調》的劇團便是月宮神韻古樂團。月宮神韻古樂團成立于2007年,現有團員57人,省級傳承人1名、市級傳承人2名,設專職導師一名,由文化館邱建平老師擔任,現在樂團已是市級非遺傳承基地。民間器樂曲,作為松陽音樂的草根存在,遍布全縣各地。其中盛行的五色鑼又以竹溪鑼鼓為最,并于2007年評為第二批省級非遺名錄項目。

(4)茂盛的民俗文化

獨具特色的陳十四夫人信仰道惠夫人會,眾多的迎神賽會,聲名在外的竹溪食品祭,畬族三月三歌會、畬族相關民俗活動,四都祈福儀式,人生禮俗、歲時節令、特色小吃等等構成了松陽貌似的民俗文化。這些民俗文化涵蓋了音樂、舞蹈、戲曲、文學、祭祀等諸多內容,形式豐富、場面壯觀。

還有獨具地方特色的民間舞蹈、民間手工技藝、民間美術、傳統醫藥和傳統游藝體育競技等等,成為根植民間的藝術瑰寶,為松陽民間藝術增色添彩。

3.非遺保護工作的開展

松陽縣委、縣政府高度重視非遺保護與傳承工作。2017年,國家文化部副部長項兆倫先后三次到松陽調研非遺工作,為松陽非遺的活態保護傳承點贊;成功舉辦文化部、教育部中青年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傳統節日儀式研討班,被授予北京師范大學社會治理智庫調研基地。還受邀參加文化部2017年中國文化館年會,《松古遺芳》獻禮世界麗水人大松陽分會場,一項項非遺保護傳承的榮譽為松陽文化復興振開了新篇章。

(1)非遺項目挖掘有條不紊

以非遺保護與傳承工作為重點,積極開展各項申報,同時申報成績喜人,形成“四個階梯”良性發展,截止目前為止我縣共有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1項,省級名錄9項(2016年新增1項),市級名錄23項(2016年新增4項),縣級名錄73項(2016年新增10項)。省級傳統戲劇之鄉(2015年玉巖鎮申報成功),省級非遺旅游主題小鎮(民俗文化村)2個(2015年2017年各新1個),市級非遺旅游主題小鎮(民俗文化村)3個(2016年新增1個,2017年新增2個),省級非遺生產性保護基地1個(2017年新增1個),省級非遺旅游主題小鎮1個(2017年新增1個)。同時,通過建立省級名錄項目“八個一”保護體系,開展“尋找民間手工藝大師”、“田園松陽?美麗非遺”攝影大賽、非遺口訴文史整編、省級以上非遺項目記錄片拍攝等,形成較為完整的非遺檔案。

(2)非遺傳承人梯隊建設薪火相傳

現有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3人,省級傳承人18人(2017年新增1人),市級傳承人40人(2017年新增8人),縣級103人(207年新42入),不僅彌補了我縣縣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的空白,也為完善傳承人梯隊,擴大傳承人隊伍做出貢獻。三年來堅持組織開展服務傳承人月活動,對有關非遺代表性傳承人進行走訪,召開相關座談會,并對縣級60周歲以上非遺代表性傳承人發放每人1000元的傳習經費。出臺了《松陽縣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補貼實施暫行辦法》,設立非遺保護專項資金100萬元傳承人梯隊建設薪火相傳,建立起兩年一度的評選機制。

(3)打造基地,搭建平臺

為使非物質文化遺產能夠得到有效保護和發展,我縣積極打造傳承基地和展示平臺。在基地建設上,我縣現有縣級傳承基地14所,新增市級非遺傳承基地2所,月宮調非遺傳承基地和樟溪小學樟村拳傳承教學基地;新增縣級傳承基地3所,竹溪鑼鼓傳承教學基地、迎神賽會傳承基地和畬族敘事歌傳承基地,并力爭在2016年前達成十大山區鄉鎮皆有傳承基地的目標。在平臺搭建上,松陽縣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示演藝中心已經建并成為我縣非遺保護的新陣地,以特殊的展覽語言和生動直觀的形式,發揮社會教育、旅游觀光、文化娛樂等功能,成為我縣經濟社會發展的文化標識,推動我縣文化工作步入“四館”時代。同時還主辦了“松陽高腔進萬家”演出宣傳活動,活動遍布全縣19個鄉鎮,44個行政村,演出場次56場。通過基地的建設和平臺的展示,我縣非物質文化遺產得到有效傳播。

(4)規范建設,樹立品牌

進一步挖掘整理相關非遺項目材料,我縣組織開展了樟村拳項目提升工程,成立相關工作小組,爭取于6月底確定初稿;組織開展了“田園松陽 美麗非遺”攝影大賽,為我縣的非遺項目留下寶貴的影像資料;開展民營劇團規范化建設工作,要求各民營劇團臺賬資料齊全,演出記錄明晰等,目前松陽高腔劇團已經完成此項工作。將非遺項目納入“送戲下鄉”、“文化走親”等文化惠民工程,結合茶葉節、農民文化節等大型活動,開展非遺項目活態展演,傳承和發展民間傳統文化,年初組織開展了“民俗文化過大年”活動;一大批獨具松陽民俗特色的文化活動精品也在逐步成型,大東壩客家民俗風情文化節、竹溪擺祭、箬寮猴頭杜鵑節等基本組成“十大民俗節慶活動”的文化格局,成為田園松陽特色文化品牌。

4我縣非遺資源發展困境

我縣非遺資源雖然種類繁多,各放異彩。但是,在傳承和開發利用上依然存在許多問題。主要包括以下四個方面。一是傳統戲劇地位尷尬。因無法吸引年輕人的喜愛,傳承人越來越少。比如松陽高腔,中國戲曲的活化石,如今僅存于我縣的山區,其市場不斷縮小,已經越來越被邊緣化,生存狀態岌岌可危。而松陽木偶戲以松陽高腔和亂彈等地方特色挑大梁的劇目基本缺失,多被婺劇等劇種同化。松陽鼓詞傳承狀態最為嚴重,幾乎已經絕跡,除了僅存的一個盲藝人外,已經找不出第二人。二是民間文學缺乏支撐。由于一些歷史人物記載資料較少,知名度不高,流傳的作品較少,使得松陽的一些民間文學缺少相應的支撐。比如葉法善作為松陽道教文化的精神領袖,存在于縣域各地,但葉法善的傳說故事真正能講訴的卻是越來越少。張玉娘作為宋代四大女詞人之一,雖遺世之作較少,但藝術成就頗高。還有民間流傳的各類故事、鄉間俚語等等,紛繁復雜,卻沒有一個可以支撐起田園松陽重擔的靈魂人物。三是民間音樂良莠不齊。一方面,以道教音樂為基礎延伸出的各類民間音樂多存在于民俗活動,傳承方式較為單一,如竹溪鑼鼓多存在于新春的迎新祭祀活動,兩個傳承人年事較高,無法經常開展傳承活動,且沒有年輕人愿意學習;如板橋十番,僅于當地有幾個老人自娛自樂,難以開展正常的演出活動。另一方面,月宮神韻劇團作為道教音樂月宮調的傳承基地,每周進行傳習活動,并承擔一定的文化走親活動,得到了大力傳播。四是民俗活動模式化嚴重。我縣的民俗文化豐富多彩,種類多樣,以打造田園松陽十大民俗節慶活動為目標,組織開展了如大東壩客家民俗文化風情節、象溪溪魚節、樟溪田園文化節、卯山養生文化節、安民杜鵑節等形式多樣的民俗節慶活動,雖然各個節慶活動主題鮮明、各具特色,但本質上卻多為雷同,都是以民間小吃、民俗體驗和民俗展演相結合的形式,模式化嚴重,并且多半的民俗節慶活動已經舉辦到第二屆、第三屆,較之往年沒有突破;而更具地方特色的如竹溪食品祭則形式單一,道惠夫人會則受限于地域、交通等多種原因難引人注目。

四、我縣非遺工作的啟示及建議

(一)非遺保護工作的相關啟示

在我國漫長的發展歷史中,各族人民在長期的生活實踐中所創造出來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其中蘊藏著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精髓。因此,加強對非物質文化的保護和傳承,有利于傳承我們的優秀傳統文化,增強中華民族的凝聚力和文化自信,同時也能夠豐富人們的精神生活,為人們提供文化滋養。為此,我國高度重視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挖掘和保護工作。同時,松陽縣在國家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背景下,實施鄉村文化振興,以文化引領鄉村振興,在非遺的的保護工作中取得了一些重要成就。同時,在非遺的保護工作中,形成了以下特色亮點。

1.宣傳展示非遺文化,擴大社會影響力

非物質文化遺產由于其特殊的存在形態,在傳播和傳承方面存在很大的局限性,導致人們難以真正感受其所蘊含的審美價值和文化價值。因此,在非遺保護工作中,我國積極宣傳展示非遺文化,不斷擴大其社會影響力。如從2006年開始設置“文化遺產日”,到去年調整為“文化和自然遺產日”,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借助這一平臺得到了廣泛宣傳,并且引起了廣泛的社會關注,還拍攝了一系列的非遺影像,由文化和旅游部的民族民間文藝發展中心和國家圖書館聯合主辦的“文化和自然遺產日非遺影像展”,將這些優秀的影像作品匯集起來,分別在國家圖書館、山西平遙進行展映。在我縣的非遺保護工作中,也積極搭建非遺宣傳展示平臺,使其走向千家萬戶。

2傳統與現代、線上與線下相互融合

非物質文化遺產作為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遭受現代文化沖擊的時候,很難吸引年輕的受眾群體。因此,為了更好地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我們采取了傳統與現代,線上與線下相結合的模式。一方面將一些傳統的民間手工藝與時尚潮流相結合,打造成既具有民族風又不失現代審美觀念的商品,如我國的非遺項目——竹編,通過這種方式,吸引了國內外人民的喜愛。另一方面,采用線上推廣與線下活動相結合、傳統媒體與現代傳媒相結合的方式,通過展演、展示、互動體驗、現場直播、網絡視頻展播、傳統工藝比賽等形式,以生動鮮活的方式將非遺成果呈現在民眾面前。例如《我在故宮修文物》的播放,展示了我國大量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使人們更加的了解這一文化瑰寶。

3.“請進來”與“走出去”相結合

文化的發展和傳播離不開文化的交流和融合。我國各省市積極開展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請進來”與“走出去”工作,促進非遺文化交流。比如陸良縣滇劇非遺傳承保護展演中心通過邀請陜西省澄城縣秦腔藝術劇團、安徽省宿州市梆子劇團、四川省德陽市曲藝家協會、新疆哈密龍之源文化傳媒公司和廣西壯族自治區雜技團,把不同地區、不同風格的傳統優秀文化資源帶到本地,通過互學、互看達到互促。而我縣也積極推進非遺“走出去”工作,如青年建筑師徐甜甜為松陽設計的一系列建筑作品,以“鄉村變遷:松陽故事”為主題的建筑文化展在德國Aedes建筑論壇上一亮相,就引起了海外的關注和共鳴。不久前,松陽7個鄉村建筑進入國際最高水準的威尼斯國際建筑雙年展主題館,在更大層面引起世界的關注和認可

4.傳承延續與創新發展相結合

非物質文化遺產中蘊含的高超技藝、藝術造詣,獨特的思維方式、價值觀念、審美方式、情感表達和文化意識等文化內涵,它們有著文學、藝術、歷史、化會、科技等多重的價值。因此,我們要重視非遺文化的傳承延續,并在傳承的過程中進行發展創新,才能永葆其生命力。比如我縣積極開發“張玉娘”的衍生產品,結合旅游產業趨勢,研發精美旅游伴手禮,開發文創產品,打造松陽IP——張玉娘,提升張玉娘品牌化。這樣不僅解決了松陽民間文學缺乏支撐的困境,同時也擴大了張玉娘民間文學的知名度,使這一文化能夠得到更好的傳承。在傳統戲劇和民間音樂上,我縣與浙江音樂學院合作重編道教音樂《月宮調》,邀請專業導演編排非遺精品項目《松古遺芳》、高腔現代小戲《野柿子紅了》等等,使晦澀難懂的內容能夠更好的被人們所欣賞,從而能夠更好的傳承下去。

(二)我縣非遺保護工作的相關建議

在各級政府部門的重視和指導下,我縣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和發展工作取得了重要成果。在非遺的挖掘和保護工作中,將其與鄉村振興發展戰略相結合,遵循文化遺產的發展規律,堅持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和共享的發展理念,形成了以下幾點經驗。

1遵循發展規律,立足當地實際

我縣在發掘和保護非遺的工作中,重視鄉村非遺的價值回歸,將其與生態文明發展相結合,堅持綠色發展。鄉村非遺是人們對自然發展規律、實踐經驗的智慧總結,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產物。鄉村非遺是鄉村獨特的精神標識,更是人類文化多樣性的一種呈現,其價值體現在記憶、傳承、審美、基因、學術、經濟等方面。某些鄉村非遺本身還蘊含了豐富的科學思維與經驗總結,最典型的是入選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的“二十四節氣”。因此,我縣立足當地實際,把活態保護融入生產生活,最大化地留住歷史記憶,把優秀傳統文化還原到百姓的日常生活中,推動“物的新農村”到“人的新農村”。例如結合人類非遺二十四節氣,深入挖掘我縣與之相關的農事活動,打造二十四節氣村來激活鄉村。在傳統村落的保護上,保持原汁原味,保護好當地的生態環境,人文環境,禁止過渡開發和利用,最大程度的展現傳統村落蘊含的建筑審美價值、歷史文化價值。切實將鄉村非遺保護與鄉村振興中的生態宜居、鄉風文明的要求相結合,推動鄉村文化振興。

2加強頂層設計,增強非遺保護工作科學性

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和傳承工作離不開各級黨委、政府的統籌和支持,因此,在這項工作中,要不斷完善各項機制,建立科學的管理體系,確保工作能夠有效展開。為此,我縣通過建設“四大體系”、落實“四大保障”、推動“四項機制”、構筑“四大保護”,制定了科學的保護和發展方案,促進鄉村文化發展,將鄉村非遺保護與鄉村振興中的治理有效的要求相結合,努力講好“松陽故事”。

首先,建立資源、名錄、傳承人、傳承基地“四大體系”,搭建非遺保護整體框架。通過完善非遺資源普查體系,查漏補缺,整理挖掘重點項目,構建動態普查體系,爭取每年挖掘包裝一個好項目。積極搭建國家、省、市、縣四級名錄體系,爭取有價值的非遺項目上等級。不斷完善傳承人梯隊和擴大非遺傳承基地建設,立足現有的傳承基地積極開展傳習活動,爭取新建一批縣級非遺傳承基地,建立一個生產性保護基地,培養一批年輕傳承人。

其次,落實政策、組織、設施、資金“四大保障”,構筑非遺保護的強力后盾。比如實行《松陽縣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認定與管理暫行辦法》、《松陽縣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基地管理暫行辦法》、《松陽縣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補貼實施暫行辦法》等有關制度,從政策和資金制度上保證非遺保護工作的正常、有序開展;不斷完善組織保障,成立松陽縣非遺保護工作專家委員會,建設一支工作責任心強、專業素質高的非遺保護專兼職工作隊伍;同時強化設施保障,以縣非物質文化展示演藝中心為龍頭,以玉巖高腔文化廣場等為輻射,搭建非遺展演展示平臺,構建常態化展演機制。

再次,構建培訓、宣傳、展示、創新四項機制,推動非遺保護新發展。通過積極組織開展培訓,如與學校合作舉辦培訓班;廣泛開展宣傳,構建非遺展示館,如利用多媒體等手段,開發文化旅游節進行非遺宣傳和展示,擴大非遺保護的影響力;同時注重完善創新機制,鼓勵松陽高腔、木偶戲等創作排演新劇目,支持端午茶等進行生產性保護,建立健全非遺保護創新機制,推動非遺保護向縱深發展。

最后,建立起搶救性保護、整體性保護、生產性保護和日常性保護“四大保護”觀念,探索非遺保護長效機制。比如爭取將更多有價值的非遺項目納入保護名錄,針對瀕危項目按實際情況進行搶救性保護;逐步建立起科學的保護體系,將全縣所有非遺項目納入田園文化體系;以田園風情省級旅游度假區為龍頭,以歷史文化街區、歷史文化村落為基礎,以特色文化產業為抓手,多層次多角度的將非遺項目與文化旅游相結合;將非遺保護融入日常生活,成為全民共識,在傳承的過程中,每個人都需要這種自覺,將文化傳承看作是一個集體的、共同的傳承,它是每一個人都應有的情感和責任,從而使非遺保護成為文化自覺,成為我們的精神歸宿。

3.挖掘非遺價值,創新產業發展

產業興旺、生活富裕是鄉村振興發展戰略中的兩大要求,非物質文化遺產不僅蘊含著豐富的審美價值,歷史文化價值,其中更是蘊藏著巨大的經濟價值。因此,在鄉村振興發展戰略的視閾下,挖掘非遺的資源要素,推動鄉村的產業發展,提高當地經濟水平,增加人民收入。

我縣在科學合理的開發非遺資源的前提下,因地制宜,大力發展鄉村旅游業和產業,推動了本縣的經濟發展,實現人民增收創收。如立足當地的自然和人文景觀,發展民宿,推動旅游業的發展;開辦紅糖工坊,通過復興傳統手工技藝,優化了古法制糖工藝,提升了紅糖的品質,價格從每斤8元提高到22元,畝均產值增加了3倍;豆腐工坊、白老酒工坊、油茶工坊等一批項目正在建設中;注重提升松陽非遺手工藝品牌化,通過國內非遺數據平臺,搭建銷售終端,與手工藝人簽訂訂制訂單,實現品牌化,促進經濟效益的提高

 
【收藏】 【打印】 【關閉】
下一篇:新形勢下化解基層矛盾糾紛的路徑思考

主辦:中共縣委松陽黨校


      技術支持:浙江萬賽軟件科技有限公司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今天晚上